无障碍版   用户中心  欢迎来到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政府!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江都新闻
再访抗美援朝女兵程秀华——不忘连天炮火 守望静好岁月
来源:  发布日期: 2022-01-18  访问量: 

再访抗美援朝女兵程秀华——

不忘连天炮火守望静好岁月

张粉英

程秀华,江都人民医院退休医生,1951年11月入朝鲜,1956年6月回国。从15岁到20岁,其中有三年多在炮火连天中度过。如今,程秀华说起那段“大雪纷飞”的战斗岁月,感慨万千。

老夫妇的幸福晚年

A深夜行军,一根绳子前后互相牵着

程秀华所在部队属于志愿军总后勤部,是铁道兵,去战场的任务是保证铁路畅通:哪儿的铁路被炸了,他们就赶去修铁路。

行军都在深夜,因为要避开美国飞机的轰炸。穿行在山沟,到处是过膝深的积雪。漆黑的夜里,前面有人牵着一根绳子,后面的人紧紧抓着绳子,深一脚浅一脚,踩着前面人踩过的雪窝。一旦掉队,就是万劫不复,迷失在茫茫雪地里。

他们身上背着全部家当:干粮袋、棉被、棉大衣、水壶、饭碗、备用鞋。鞋绑在棉被底部,贴着后背,最上面盖着棉大衣,遮挡风雪。走累了,放下背包,有鞋的一面落地,人可以坐在背包上喘口气。

不知道具体气温有多低,只要手一碰到硬的东西,比如铁器,就被冻得粘在上面。如果硬拿下手,皮肤就没了。只能慢慢活动手,轻轻摸着移动,靠传递体温让手和铁器分开。

B山脚下挖防空洞,伪装得很隐蔽

每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是挖防空洞。一般沿着山脚,朝地下挖,雪下的土层没有被冻住。挖到一定深度,开始盖上斜顶。朝鲜的山坡上到处是松树,男兵砍下松树的主干,一块块圆木头搭上去,作为防空洞的顶。框架搭好,女兵拖来松树枝条,盖在木头上,踩实,跟着覆盖一层土。土上再搭一层木头、一层树枝、一层土,直到和山脚齐平,再铺上积雪,伪装一番,让防空洞隐秘在山脚下。这样的防空洞即使遭遇空袭,也不一定全部坍塌。每个防空洞只有十几个平方,围着山脚一圈好多个,洞穴互相连在一起。

睡觉的床,是在地面留着一块土台,不高。如果能找到一点草铺上去,就是“星级宾馆”。战士穿着棉衣棉裤,直接躺在土台上睡觉,棉被一半垫着一半盖着,棉大衣盖在最上面。

女兵有一间单独的“起居室”。厕所男女分开,不过是单独的一个小防空洞,有洞穴通往。挖一个大坑,污秽全部解决在坑里。

程秀华所在连队是卫生连,任务是照顾伤病员。因为防空洞与防空洞之间,间隔有几米或十几米,互通的是低矮的洞穴,不够一人高,只能弯腰在里面走来走去,蹲着给伤病员换药、喂水、喂饭。

C一天吃一顿饭,喝一口热水是奢侈事

炊烟会引来美军飞机的轰炸,防空洞里白天不能生火做饭,战士一天只能在夜里吃一顿热饭。白米饭加一口大白菜汤,就是人间美味。多数时候,他们吃炒熟的干面粉、米,以及压缩饼干。饿了,就从干粮袋里抓一把放嘴里,干嚼干咽;渴了,抓一把雪放嘴里化开。如果有了后方运来的给养,每人分一盒罐头,不管多冷,打开就吃。

能喝点热水是件奢侈的事。烧过晚饭,炊事兵利用烧饭的余烬把冷水温热,分给大家。战士一人装满一军用水壶,算计着用一天。早上,从军用水壶里往手掌心倒一口水,在脸上抹一下,就算洗脸了。

D刚入朝穿胶鞋,许多人脚冻坏了

入朝之前,程秀华所在部队已经配发棉衣棉裤,比长津湖部队条件优越许多。整个冬天,战士就穿这一身棉衣棉裤,里面是衬衣衬裤,一共两套,脏了可以换洗。鞋子有两双,行军的时候,一双穿在脚上,一双绑在背包下。刚进入朝鲜,他们穿的是普通军用胶鞋,不少人脚冻坏了。后来每人发了一双棉鞋,情况好很多。

洗澡是不可能的事。女兵受到男兵的特殊照顾,每天晚上,如果大家的水壶灌满了,锅里还剩点热水,炊事员会叫女兵用盆端走,洗洗睡觉。

防空洞里潮湿、闷气,偶尔走出去透透气。白天提防飞机轰炸,不敢走出去。到晚上走出防空洞,坐在山坡上可以看看星星。

E入朝三年后,才见到也当志愿军的妹妹

程秀华进入朝鲜时,她的亲妹妹程秀英也一起去了。此前,她们都是石家庄铁路工程学校的学生,学了几个月的铁道建筑与维护技术,朝鲜战争爆发,全校学生一起走上战场。

那年,程秀英只有13岁。入朝之后,程秀华接受短期培训成为卫生员,参与救死扶伤,妹妹程秀英留在师部做文书。

战争残酷,程秀华无法联系上妹妹,很是担心。直到1953年7月停战之后,程秀华才见到妹妹,妹妹长高了,不缺胳膊不缺腿,她们一把抱住对方,泪流满面。

停战之后,部队留下来帮助朝鲜战后重建。部队从防空洞里搬出来,安置到朝鲜居民家里。程秀华姐妹住的地方相隔一公里远,妹妹想妈妈,一想就要哭,就来找姐姐。

和平时期,部队和朝鲜群众关系很好。毕竟是孩子,程秀英喜欢和朝鲜小姑娘一起玩,爬到山坡上唱歌跳舞,尽管语言不通,也玩得高兴。玩熟悉了,程秀英会送朝鲜小姑娘小礼物,比如自己没用完的铅笔。朝鲜小姑娘也会摘下自己家里树上的苹果回赠。程秀英拿到苹果后,立即飞奔过来找姐姐,与姐姐分享。那是她们在朝鲜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F山河无恙,岁月静好

程秀华今年88岁,丈夫王仕文87岁,都是江都人民医院退休医生,身体康健。他们与小女儿一家住在一起,卧室门一关,就是一个独立世界。冬天,两位老人怕冷,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卧室,暖气开得足足的,看电视,聊天,有时也上网,与战友、同学、亲人联系。他们很享受这种居家养老的日子。

笔者每次去看望两位老人,最先听到的都是球球的声音。球球是一只小狗。白天,女儿、女婿、外孙女都上班去了,球球就成了他们的“耳报神”。

窗外数九严寒,屋内温暖如春。程秀华斜靠在沙发上,给我看她发黄的老相册。那里,记录着她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

“这是入朝之后拍的一张合影,人数较多,很多人永远留在了朝鲜。”时间定格在1952年1月,照片上方印着“铁兵三师后勤卫生科卫生训练队在校留影纪念”的字样。说这话时,程秀华的神色有些黯然。

江河无恙,岁月静好。程秀华由衷感恩当下的这个时代,人们无忧无虑地过着幸福的生活。是的,当年她和战友们抗美援朝,正如电影《长津湖》里一句著名的台词:我们打仗,就是为了下一代不打仗。

程秀华夫妇在看老相册

朝鲜战场两姐妹,右为程秀华

穿夏装的朝鲜女兵,第二排左一为程秀华,前排左二为程秀英。摄于195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