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经验交流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论住房公积金如何实现公平最大化
发布日期: 2017-03-20  访问量:  信息来源:
 
      住房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热点和焦点。作为我国住房体系的重要部分,住房公积金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随着我国住房体制由实物分配向货币化分配的方式改革,住房公积金对这一住房改革的稳步推进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为我国城镇职工的住房起到了很好的保障作用。由于住房公积金制度推广时间较短,政策的顶层设计没有想象的那么完善,社会舆论对此项制度提出一些质疑,其中公积金缴存和使用的公平性问题因关系到缴存职工的切身利益,则成了众矢之的,社会舆论中出现了“不要让公积金成为有钱人的游戏”的呼声。
      如何界定现行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是否公平?住房公积金是我国的一项基本的住房保障制度,而公平是其应该达到的基本目标之一。住房积金是否公平的问题,关系到该项制度未来是否能够健康稳定的发展,关系到住房体制改革能否得到群众的肯定。本文将住房公积金所达到的社会公平做如下的分析:住房公积金这一住房制度刚刚在我国发展二十多年,目前仍然处于不断发展的过程中,要实现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全民公平是不可能的,只能逐渐扩大其政策覆盖面,保障越来越多人的住房权益和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权利义务对等,以实现住房社会福利的最大化。基于住房公积金公平性问题,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介绍了如何实现其公平最大化的问题。
      一.住房公积金的“利益-分配”型公平
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具有互助性,在推行互助理论时,有两个重要的法则是绝对不能忽视的:一个是大数法则,即参与互助的成员必须拥有足够多的数量,并且这个数量越多越好;二是长期法则,即参与互助的时间应该分布在一个较长的连续的时间段内,做到这两个法则的有效结合,才能使参与互助的社会成员所做出的牺牲越小。
      (1)进一步扩大住房公积金的覆盖面以实现机会公平
提高住房公积金的覆盖面可以从宏观层面上减轻公平性缺失的问题,应该将住房公积金的参与对象拓宽覆盖到所有的就业者,无论其所在地区是否发达,单位效益是否优良,个人收入是多是少,都应该参与到住房公积金中,使这项制度成为一种普惠的住房制度。只有扩大住房公积金的覆盖面,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得到住房上的扶持,才能让这一住房政策从锦上添花变成雪中送炭。解决和改善居民的住房问题是一项复杂的长期的任务,但同时也是政府部门不能忽视和推诿的重头工作,住房关乎民生,关乎社会和谐稳定,因此,必须予以足够的重视。
      然而,扩大住房公积金覆盖面的提议,对于一些经济效益好的单位或者发展势头强劲、经济实力较强的地区而言并没有多大影响,反而会形成良好的福利效应,可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加入,对于如今人才竞争如此激烈的时代,舍去一点小利而换来优秀人才的加入,上述单位当然非常赞同。但对于一些本身企业发展就举步维艰的民营企业,他们大多就是以压缩经济成本来取得市场优势,资金短缺是他们面临的共同难题,如果再强制要求他们为其员工缴纳住房公积金,对他们而言无疑更是雪上加霜,所以在建议扩大住房公积金的覆盖面时,不能不考虑额外的因素而强制加以推行,可以强制国有企业必须为其职工缴纳,对发展较为艰难的民营企业一些优惠条件,如适当降低其企业税费,推行缓缴、低缴的一些政策等。
      (2)确定灵活的缴交基数和缴交比例以实现起点公平
要实现住房公积金缴交者之间的起点公平,也绝对不是要求所有的缴交者交纳同样的金额,最后获得同样年限同等数额的贷款额;若规定都交纳同样的具有较低金额的住房公积金额度,这也会使住房公积金的归集力度不够,无法提供足够的金额来满足购房者的贷款数额。绝对的起点公平也是不可能存在的,只能力求这个不公平的差距能够尽量缩小,如改变现行的住房公积金缴存与工资收入完全挂钩的方法,将单位配比缴存的数额与个人的工资收入不挂钩,可使单位为职工缴存的部分为固定金额,这一固定金额可根据具体情况确定和改变,职工个人缴存额可依然与个人工资挂钩。同时,也应该适当抑制这个差距过大的趋势,还要严格限定缴交基数的下限、控制过高的缴交基数和缴交比例,并逐年缩小其差距,对超过控制数额的住房公积金应计入个人所得税的纳税基数。
我国目前公积金覆盖面最广的仍然是公有制企业,非公有制企业由于自身资金短缺问题,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于他们而言难度很大,在住房公积金的缴交方面,公有制和非公有制企业之间的差距很大,若实行单位定额补助的方法,也可缓解住房公积金导致的所有制不公问题。
      二.住房公积金的“操作-程序”型公平
住房公积金是单位和个人按照政策规定缴纳的住房储金,属于职工个人所有,那么住房公积金在运行过程中的增值收益当然应该属于缴存职工所有,扣除住房公积金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的余额应该以一种合理的机制分配给全体储户。
      (1)优化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的分配机制以达到原则公平
住房公积金本身就是具有福利性质的住房保障制度,其增值收益用于帮助同样具有住房保障性质的廉租住房建设的做法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应该使住房公积金的增值收益以有偿的贷款方式来支持保障性住房的建设,而不是完全无偿,才比较容易被缴存者所接收。此外,还可以适当拓展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的分配方式,如可参考借鉴新加坡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我国也可以由政府专门针对住房公积金,发行具有不同期限的记名不可转让的债券,让住房公积金的沉淀资金以购买这种记名债券的方式参与保障性住房的建设,或者可以提取增值收益沉淀资金的一定比例,用来设立扶持中低收入家庭困难户的贷款贴息专项资金,以使住房公积金优惠政策更向中低收入家庭倾斜。这样不仅可以避免沉淀资金的浪费,也可以积极支持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同样也可以兼顾所有缴存者的利益,这种兼顾所有缴存人员利益的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分配原则方会达到公平。
      (2)改善住房公积金増值收益计提方式以实现操作公平
首先,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管理费用可以根据其管理能力,确定一种奖惩机制来激励管理的积极性。管理费用可确定为一个基本额度和弹性额度的综合,基本额度可以根据一定的比例来保证管理中心运作的最低额度,弹性额度可根据上年度增值收益的一定比例计算,为了争取更大的管理费用,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会积极开展业务来增加增值收益收入,公积金管理中心在得到更多的管理费用时,也给住房公积金的缴存者带来更多的增值收益。
其次,在提取住房公积金的风险准备金上,可以根据真实发生的贷款中的违约状况以及出现的呆账坏账的数量,釆用一个合适的变动比率来提取住房公积金的贷款风险准备金。综合考虑贷款人的收入情况和抵押物担保情况等来分析贷款的风险等级,如:损失类贷款为,可疑类贷款为,次级类贷款为,关注类贷款为,正常类贷款的风险准备金可以公积金贷款总额减去以上四类风险准备金的差为基数,乘以计算。这种计提方式可以反映贷款质量和风险管理水平,保障了储户的基本知情权。
最后,住房公积金的净增值收益应该以利率补贴的合理机制分配给全体储户,可适度放宽对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的管制,使公积金储户以较高的公积金存款利率或者较低的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享受到增值收益的利益。为了保证缴存者的利益,可规定住房公积金的增值收益只能用于解决其缴交者的住房问题,可通过住房补贴的方式发放给一直缴存却未能使用其住房公积金的缴存者。由于住房公积金实行的是低存低贷的利息政策,在缴存时已经损失了利息收入,但是又未能在低贷中获得补偿,所以对其进行住房补贴体现了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分配的公平性。
      三.住房公积金的“权利-规则”型公平
新加坡和德国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发展较为完善的两个国家,他们两国住房公积金贷款标准的制定就是以公平为基本准则和依据,新加坡政府建设并推出了针对不对收入阶层的住房,并为他们制定了相同的贷款比例、相同的月供收入比例这一贷款标准以满足所有职工都有权利参与到住房公积金制度,新加坡的住房公积金制度体现的是一种明显的福利性质。而德国采用的是按缴存人员的个人存款贡献程度来安排他们的贷款优先顺序,以保证缴存成员获得贷款的权利公平,德国和新加坡的住房公积金制度都较好的确保了居民的权利公平。
      (1)完善住房公积金的贷款标准以达到权利公平
我国的贷款标准急需完善已达到权利公平,首先应该适当紧缩一下目前过于宽松的贷款条件,如北京只需缴纳一个住房公积金即可获得住房公积金贷款的条件太过于宽松,容易导致住房公积金的互助资金不足以满足缴存成员的贷款需求,造成供不应求的局面,但如果贷款前的缴存期限过于长,显然又不利于及时缓解迫切需要解决无处可居的问题,所以应当建立一个合理的贷款前的最低缴存期限。本文认为,这个最低期限应该不少于一年的连续缴交记录,这样才有利于缴存成员实现住房公积金的积累,以达到自身的购房需求,同时也能够通过互助机制帮助他们完成购房。满足最低缴存年限这一基本条件后,再根据缴存员工的贡献程度来决定贷款标准,贡献程度不同的人贷款标准理应不同,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缴存成员拥有同样的权利参与住房公积金。
其次,对于贷款期限的设定也应该提升至科学的水平,公积金贷款利率一直低于长期定期存款利率,这一利率标准导致贷款职工的贷款年限基本同步于可贷年限,甚至还贷能力增强时也在设定的还款年限内结清贷款,贷款资金流动速率较缓,资金回笼时间拉至最长。本文认为,公积金贷款年限的设定应根据贷款职工的还款能力由公积金管理部门来设定,而不能在职工可贷年限内由职工自由选择,这样才能提高资金流动速率,加快资金回笼,保证更多缴存职工的贷款需求。
      (2)健全住房公积金存贷机制及拓宽其用途以实现规则公平
要实现住房公积金的规则公平,首先要健全住房公积金的存贷机制,不能忽略只存不贷户利益的损失,因此,对于那些长期缴存住房公积金却从未有机会使用的储户,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给予他们必要的利息补助,以此来弥补其长期缴纳所承受的低息损失。或者可以借鉴新加坡的经验,通过就业保障、养老和住房的“多功能集成”的无差异组合来解决存贷机制导致的不公平问题,即一些没有享受住房公积金优惠政策的居民可以在养老或者就业保障方面获得额外补偿,而那些享有贷款优惠权利的人在养老和就业保障方面可少些补偿。
四.理顺管理体制,保证住房公积金制度高效运行
住房公积金的管理体系内部缺乏专业性和独立性,而且行政作风占据主导地位,外部监管分散、权责不清,各地违规挪用公积金的案例不在少数。必须着手进行改进,建立符合住房公积金实际发展需要的监督管理体系,这样才能发挥真正公积金的潜力。
     (1)明确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职责定位
明确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定位,是非营利的事业单位或者是政府机构,不应该再挂靠或者隶属于某个政府部门,防止权责不明。以便于对公积金进行直接管理,形成中心与缴存者之间的债权关系。同时可以确保中心独立性,减少不必要的政府干预。其次,在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展成熟的基础上,考虑将中心的金融职能分离出去。中心负责日常行政性事物管理。具体公积金的投资事物交由专门的政策性金融机构承担。实行存贷分离,为中低收入阶层提供优惠贷款及购房担保,增强中低收入群体的购房能力。
      (2)坚持政策性导向,发挥住房保障功能
如果将住房公积金明确定位于政策性金融,在此基础上构建起保障房建设和消费的金融机构体系,可以更好地从供求两个方面影响住房市场:在需求方面,通过强制储蓄和低息、低首付、贴息贷款等方式提高中低收入家庭购买保障性住房的支付能力;在供给方面,为地方政府保障性住房建设提供金融支持。通过这部分保障性住房供给与需求的对接,才能真正发挥对公积金缴存者的住房保障功能。当然,为了体现政策性目标,还需要向中低收入家庭倾斜,如用增值收益向低收入缴存者发放住房补贴,建立低收入者多补贴的机制等等。
     (3)借助市场化运作,提高公积金管理效率
住房公积金作为政府政策引导下的互助型住房资金,来源于强制的个人储蓄,而非政府出资,这一特点决定了其管理必须以维护广大储户利益为目标。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应逐步按照政策性金融机构的经营原则、借助市场化运作实现本息回流、资金安全和有所收益。只有保证广大缴存人利益,规范管理,提高服务水平,才能扩大覆盖面,吸引更多的非公企业、灵活就业者等群体参与住房互助储蓄并从中受益。在一定程度上,做好了上述的几方面,才能从根本上实现住房公积金的公平性最大化。